钢铁业迎来恶性竞争时期?
来源: 上海高频焊接H型钢厂资讯中心   发布时间: 2012-06-07 10:44   117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随着宝钢湛江与武钢防城港两个大型钢铁基地项目经过国家核准,国内的钢铁行业是否将迎来新一轮恶性竞争?

“5月28日已经开工建设,防城港项目的建设主体——广西钢铁团体的注册资本为468亿元,其中武钢团体以现金出资374.7亿元,我们另外的300多亿元,主要是来自银行贷款。”武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此外,另外一个沿海布局项目——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也于5月31日开工建设。该项目由宝钢湛江钢铁有限公司建设,建设规模为年产钢893万吨,钢铁工程投资559.5亿元,连同其他配套工程,总投资696.8亿元,项目主体工程占地面积12.98平方公里,项目计划于“十二五”期间全面建成投产。

  上述两个临海钢铁基地项目均是不久前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得以进行开工建设的。这一批复比正常情况下晚了近4年。

  一位冶金系统内的退休官员曾对记者表示,即便湛江项目和防城港项目在2008年就得以动工,时机也晚了。由于东南亚市场早已被日本和韩国等国家染指。现在海内产能过剩,几百公里范围内,连上两个千万吨级的项目,对于目前需要严控产能的中国钢铁业来说,需要更鼎力度的淘汰落后产能才可以。

  中国钢铁产业协会前副秘书长迟京东曾表示,钢厂搬迁已经错过了最佳窗口期。

  向沿海搬迁:产能压缩仍是扩大?

  武钢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并无详细的压缩产能方案。

  “我们以前已经淘汰了数百万吨的落后产能。”上述武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而湛江项目,早在两年前,广东钢铁团体就决定在广东省已淘汰1000万吨钢铁产能的基础上继承削减落后产能,并实施广钢环保迁建,但详细如何实施仍有待观察。

  国家发改委核准广东湛江、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并非没有前提。批文显示,项目建设均以压缩钢铁产能为条件,其中广东累计压缩粗钢产能1614万吨,广西和武钢累计压缩粗钢产能1070万吨。

  “这两个项目,未来不仅面临钢铁行业需求增速放缓和全国钢铁产能过剩的挑战,而且间隔过近,肯定面对着竞争题目,极轻易导致高水平的恶性竞争。”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称。

  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国有钢厂高层对记者表示:“我们没有宝钢、武钢那样的行业龙头地位,在政策上,难以获得更大的支持。假如搬迁,产能不能扩大的话,很难感动人。”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十二五”期间,全国39家城市钢厂将进行“有序搬迁”, 届时,沿海、沿江钢铁企业产能占全国产能的比例要达到40%以上。

  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国有钢厂高层说:“现在的市场环境也不能支撑钢厂这样大手笔的搬迁投资。近几年,钢厂的吨钢利润就没有超过200元的时候,新建一个钢厂动辄上百亿的投资,兴建之初需要使用大量的银行贷款,建成之后又有每年摊销的折旧,有几家钢厂能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负担得起。”

  有专家指出,钢企产能转移存在不少的难题。首先是配套举措措施设备不完善,制约钢企产能转移;其次,土地资源审批时间延长不利于产能扩张;再次,资金泛起危机促使钢企产能转移步伐放慢。

  此外,非沿海钢铁项目的建设,也会为钢铁业带来新一轮的产能增长。如新疆、内蒙古等地都在新建钢铁产能。

  产能过剩短期难以消化

  “尽管湛江、防城港项目还需要3年左右时间投产,但这段时间钢铁行业很难消化过剩的产能。海内其他钢厂看到宝钢、武钢发展新品种、新产品,同样会跟风去做。”上述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国有钢厂高层对记者表达了这样的忧虑。

  4月22日,中国钢铁产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新创在一个研讨会上称,钢铁业现有产能可能已超过年产9亿吨水准,去年海内钢材消费加上出口不足7亿吨,产能与消费之间有显著落差。

  在钢材需求的下游,据统计,2012年1月至4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20.2%,已经连续12个月下滑,迫临20%的整数关口,再次创下2003年以来10年新低。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钢铁产能仍“居高不下”。据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5月中旬重点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169.21万吨,环比下降0.35%。预计5月中旬全国粗钢日均产量203.95万吨,环比下降0.25%。日均产量自4月以来一直处于200万吨以上的高位。

  北京金大宇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严飞以为,海内钢材库存固然已经连续15周下降,但是库存总量仍处于历年高位,只有钢厂停产才会泛起真正的去库存化。目前钢厂都还在开足马力出产,短时间内难有改观,假如没有大的利好因素及时泛起的话,钢价还有可能会继承下降。

  有分析师告诉记者,目前仍没有听到主流钢厂减产、限产或检验的动静。钢价的持久下跌,又使钢厂陷入全面亏损的境地。目前钢厂仍有很高的铁矿石库存需要消化,因此暂无减产的计划。

  此外,每一次的淘汰落后都伴跟着产能的再次增长。

  “例如钢厂搬迁,要淘汰一些项目,结果变成了技术改造,产能反倒扩大了,按照国家要求,也不算落后产能。”一家钢厂的中层说。

  实际数据表明,淘汰落后产能对于全国钢铁产量增长的按捺作用极为有限。相关数据显示,从1992年至2011年的20年间,全国粗钢产量每年都在增长;而最近10年,除了2008年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外,其余年份粗钢产量同比都增加数千万吨。

  同质化严峻:新建钢厂主打“高精尖”产品

  “海内大中型钢厂的产品结构严峻趋同,搬迁后新建的钢厂假如没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高端钢材产品,过不了几年,就会成‘大路货’。” 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国有钢厂高层说。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公然表示,目前钢铁工业“大路货”过剩,但“精品”不外剩,“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的产品主打高端产品,如造船用钢板、汽车用钢板和家电用钢板,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的产品属于‘拾遗补缺’”。

  武钢方面也表示,防城港项目将出产热轧薄板、热轧宽厚板、冷轧薄板、镀锌板、彩涂板、冷轧硅钢等海内大量需求优质钢材以及海内尚不能出产或尚不能知足国民经济发展所需而依赖入口的高端钢材。

  作为全球最大的钢材出产国,中国在高端钢材市场几乎空缺,海内相关工业在装备制造、出产加工时所需的高端钢材,70%以上的量反而需要从国外入口。

  海内其他钢厂在产品上的步步紧逼,让宝钢、武钢等企业近年来显得力不从心。

  有专家称,以“高精尖”产品作为核心竞争力成为多数钢企的共鸣,当越来越多的钢企加入晋升产品附加值的行列后,高端产品的供给也越来越多,宝钢、武钢等企业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